蜜桃派

铁血红尘,别看了

In Love

-情人节贺礼


-一发完

-莫上升 上升伤身体







——We are all in love.







一、




「2019/2/13  晴  心情指数:*****」




指间的笔转了两转,兀自跌在桌上停了,才写了两行的纸张被墨渍晕得一团糟,笔尖淌出的墨水浸湿了那点儿不被承认缘由的烦躁,湿答答地裹在心头直叫人喘不过气来。王俊凯拧着眉,有一搭没一搭的摁着屏幕玩儿,打好的短讯也没乘坐上原地待命的200兆网速就被扔进垃圾箱,他叹了口气,百无聊赖的盯着他马骏哥忙里忙外的背影发着愣,一扬声,一把细细软软的奶音敲在天花板上一并又荡了回来。





“诶,小马哥,你说易烊千玺今儿怎么还不来找我?”





马骏听这话一咂舌,心想,坏了,这祖宗莫不是傻了。


他转过身朝王俊凯走来,把冰美式搁在他面前,佯装无意的扔下一句轻飘飘的反问。





“祖宗,难不成你忘了你俩吵架呢?”


“你又不属金鱼。”





王俊凯愣了半晌,像是恍然大悟般又摸出那张纸,闷闷不乐地拿着断了水的笔往上头添了几行字,断续得像是孩童才有的稚语。语句末了,犹嫌不够似的草草画下几笔,与神色一致的涂鸦将十九岁的天真与孩子气彰显无遗。





「吵架了,也想他,易烊千玺,坏人。:(」





他往后一躺,羊绒被足够软了,足够承载他伪装的防备,容纳他狼狈的不堪,足够他赶赴一场不明终点的无边美梦。


真好。







他们是因为什么吵架的呢?


思绪踏上不定向漫游的旅途,王俊凯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想到这个问题,转念间又画了个×,不晓得扔进哪个犄角旮旯里。谁不知道流量小生的搭戏对象换了又换,绯闻像疯长的麦穗,一茬又一茬,是人民大众茶余饭后永远的谈资与笑料。谁让娱乐圈里漂亮的皮囊太过层出不穷,待久了总要患疑心病的。



点燃引线的不过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照片,熟悉的人,做作又刻意模糊的焦距,甚至连角度都没再改变半分。他本不该生气的,王俊凯想。



那他气什么呢?就好像男女朋友之间荒唐又幼稚的争吵,事后找不出缘由。他躺着棉花糖做的云,一边嚼着薄荷糖一边苦恼得把银河撞翻。


他到底在气什么呢?


问题还没来得及给出答案,他就睁开了眼。







二、




易烊千玺太瘟神了。


王俊凯睁眼又闭上好几次,余光透过长而软的睫聚焦着端详那张脸时,他咂咂嘴下了定论。


怎么哪儿都能碰到他,连梦里都是。





想到这儿他又泄了气,没由来的低落下来,一星半点的难过汇聚在眼角眉梢,格外的沉,连嘴角都耷拉着没能扬起。他闭眼,抬手捏着易烊千玺颊边的软肉拉扯,被嚼碎的情意一碰上才成年的小混蛋就自动拼凑,一点点的,组成一串喃喃自语。





“易烊千玺,你不要和别人在一起。”





王俊凯觉得自己大概是思念成疾,不然怎么十八岁脸红的样子都被反复怀念。他咽下翻来覆去好多遍的念想,目送着踉踉跄跄的十八岁夺门而出,咕哝着又睡过去。









三、





易烊千玺喝酒了。





王俊凯接到电话的时候睡得正懵,一通起床气被「易烊千玺」四个字生生浇灭。赶到酒吧时,上了头的混小子往酒桌上一站,搂着个酒瓶就撒泼,嘴里头也不晓得嘀咕些什么,不过就冲他那苦仇深恨的脸,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同行的朋友在一旁笑得直打滚,王俊凯双手抄兜看似装逼,实际上摸着没揣驾驶证的口袋愁得可以。





好家伙,这怎么给他弄回去,回头无证驾驶的锅醉鬼怎么替我背。


再说了,冷战的时候还给对方买醉售后,算哪门子道理?





还没等他想上两秒,易烊千玺不知什么时候从酒桌上下来了,蹲在王俊凯旁边,手里的物什从酒瓶换成了衣角。王俊凯低头看他,视线同他鬓边乖顺的软发撞个正着,他抬头,被酒精吻得湿漉漉的眉眼里碎开了银河,神情无辜又天真,好像幼时常常栖在爷爷脚边的金毛犬。天使打败恶魔,王俊凯佯装没听到心底那点冒尖的小九九拼命为自己找的借口,叹了口气,俯下身勾住那节冰冰凉的尾指,任凭不成章的安抚消弭在五光十色里。





“走吧,我带你回家。”











俗话说得好,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或许老天都看不过他俩之间那点要灭不灭的小火苗,索性来一场大雨浇得透心凉,北京的初春就这么被唤醒了。雨点又密又急,直往敞开的领口里灌,王俊凯冻得一哆嗦,扭头打量同甘共苦的小醉鬼。他穿得单薄,一件长风衣倒成了雨点儿最好的集聚地,一股脑的全往里头挤,将酒精那点儿温度瞬间蒸发进细密的雨幕里。易烊千玺冻得直发抖也还没被初春的雨浇没了兴致,一双杏眼蒙着混沌的醉意,也不晓得醒没醒。王俊凯撇撇嘴,拖着醉鬼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泥泞的小路里,听寂寞作响。路上早没了行人,他此刻也不由自诩孤独的旅人——想到这王俊凯偏头看了眼还在打着抖的成 年 人,嫌弃地摇摇头。





他宁可跟影子漂泊,也不要跟易烊千玺唱响乐章。





雨还在下,甚至有愈发大起来的趋势,左思右想都抵不过行动派的干脆,王俊凯拽着易烊千玺往一边的屋檐去躲雨,一面念叨着麻烦一面又替他抹了抹冰凉的雨水。


要是马骏在这,估计还能拿捏着讳莫如深的表情冲天四十五度角仰头,满是不屑。





呵呵,男人。





许是感应到王俊凯乍至的情绪,易烊千玺不晓得傻乐什么,凑过来蹭了蹭他的肩膀,柔顺的黑发磨得下颔发痒,搂在腰际的手也愈发有收紧的趋势。前些日子相顾无言的情形从眼前滚过一遭,王俊凯张了张嘴,将想念从善如流地换成炮火,可惜连环炮还没对准目标就让封了口,薄荷香从易烊千玺嘴里渡过来,烫得他一个踉跄。



王俊凯从来不晓得醉也会传染,或许该是他也喝下了什么叫人失忆的酒,醉昏了头,不然怎么会同他在大雨的屋檐下,空无一人的街角里接吻,吻得忘情。





“接吻的时候没人告诉过你要闭上眼睛吗?”





十八岁才像没醉的那个,他眉眼凌厉又裹上三分慵懒的风情,还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又低头送上不得章法的吻,又吮又咬,他这才知道,易烊千玺还是醉了。他们俩都被大雨浇得好湿,冷得厉害,偏偏易烊千玺的掌心燎起一团不知名的火,烧着了他理智的弦。





年轻的躯体在毫无人迹的角落里盛放出情欲的花,他被抵在墙面上,细白的腿勉强搭在易烊千玺腰间,隐忍的喘息又黏又软的裹在齿间转眼就被凶狠得咬碎,王俊凯朦朦胧胧间又想到那个被抛弃了答案的疑问,嘴角勾了勾,回头又找易烊千玺讨一个吻。





无非是气他懒得解释与浮于表面的毫不在意。


“哥哥,我以后一定好好解释,不要不理我。”





十八岁的眼睛亮晶晶的,被酒精灌得沙哑的嗓子溢出点音调,还裹着点好易察觉的乖顺与委屈。易烊千玺凑过来,拿通红的鼻尖亲昵地蹭蹭他,滚烫的呼吸落下来转了转,随着声音钻进耳蜗里。





「情人节快乐,哥哥。」

「Just U.」

#我等你到三十五岁

#别上升x1000000
#一发完




一。



王俊凯是想过和易烊千玺再重逢的,毕竟老情人又不是敌人,你死我活,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场面不应该也不会出现在他们之间,就算是为了仅存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,也该把见面划入清单的。



但绝对不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。
绝对不是。



易烊千玺靠在门边,嘴角咬着一支快要燃尽的烟,还是没个正经的老样子,哪能让人想到就在刚才他才交换了订婚戒指。王俊凯想着,拿眼瞧他,成年的男人眉目如刀,只消一眼就叫人丢了三魂七魄。易烊千玺觉察到了,微微抬起眼睑,视线碰撞的瞬间王俊凯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,毫不示弱。他们就这么站着,谁也没吭声,任由沉默在狭小的空间里呼吸。



“王俊凯,好久不见。”
“有什么好见的,不早了,洗洗睡吧。”



他是鲜少对人下这么无情的逐客令的,易烊千玺除外。王俊凯弯了弯眼睛,露出一丁点儿洁白的虎牙,算是这么些年没见的礼物。易烊千玺没搭理他,兀自眯起眼睛,指尖一抖,掐灭了烟。王俊凯见他毫无动身的迹象,冷下了脸,维持着最后的风度快步走向门口。



擦身而过的同时,易烊千玺掌心的温度烫得他一阵战栗,被酒精浸泡的大脑还不及反应,天旋地转间,极具侵略性的气息将心脏狙击。王俊凯抬头看他,一片漆黑里,他勾画出了自己的倒影,窥见一泓平静下的暗潮汹涌。温热的呼吸抚过脸颊,他听见易烊千玺被烟熏得有些发哑的嗓音灌进耳朵,牵动心口饱和的思念。



“我好想你。”
“王俊凯,你就不想我吗?”



他想开口反驳,反驳他说你谁啊我怎么就非你不可非要想你,老情人而已,易烊千玺你算什么一定要我挂在心口念念不忘啊?只是聊以慰藉的酒精发酵情绪,惹得眼眶发红,被威士忌烧着了的嗓子火辣辣的疼起来,所有谎话就此偃旗息鼓。



他当然想他。
那些夜不能寐的夜晚没法儿翻篇,那些磨人又缠绵的世间至苦找准盔甲最薄弱的地方,一刀致命。
可他不会说,也不能说。



凌厉的五官逐步放大,王俊凯闭上眼,听见易烊千玺一声叹气。柔软舌尖蛮横地将情意碾碎,他的唇间还有薄荷与烟草的味道在纠缠,是令人沉沦的心安。



他一定是疯了。
王俊凯想着,摁灭了头顶忽明忽暗的光。




二。



王俊凯做了一个漫长又短暂的梦。



他梦到和易烊千玺的三次亲吻,或许和那个久别重逢的吻多少有些关系。


第一次亲吻是出道后,他对于易烊千玺愈发的沉默寡言的缘由不是没有听闻,只是真正接触到时,心底还是像着了一团莫名的火。当晚他就潜进易烊千玺的房里,驳斥着那些没由来的谩骂。而易烊千玺呢?弯着眉眼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倒反过来软言软语的相劝着,几番回合下来,他倒是一副安然的态度入了梦乡。王俊凯蹲在床边,描摹着他柔和五官,被心底萌生的悸动吓了一跳。



他犹豫着,低头之余还张望下四周人迹,这才吻了吻那眉心痣一点。然后趁着夜深人静,迅速跑回房间怀念肌肤相亲的触感,活得像只偷了腥的猫。



第二次亲吻是三周年的庆功宴上,一群小孩儿涂着还没卸掉的妆,围了一圈打闹,奔跑追逐间也不晓得谁勾了谁的手,绊了谁的脚,易烊千玺极其不幸地要摔倒在地,王俊凯见状不妙,赶忙着要拉他一把,谁知道一不小心跟着一块儿跌倒,唇碰唇的柔软触感勾断了心底最后一根弦,烧得脸颊发烫。易烊千玺抹了把嘴唇弯着眼睛冲他笑,他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,落荒而逃。



第三次亲吻是易烊千玺高考结束后好一段时间,王俊凯结束了综艺拍摄,借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几个人一番小聚。庆祝老幺成为大学生免不了要有酒助兴,两杯伏特加下肚,王俊凯就醉得有些神志不清。他瞟了眼全程没将注意力投放来的老幺,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,给小马哥打过招呼后一个人上了天台。



正值夏秋交际,深夜的风还是冷的,王俊凯站在风口,缩着脖子小声念叨着将自己视若无物的人,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温度的接近。掌心被不知哪来的猫爪挠得心痒,王俊凯回头,撞进一片瑰丽的星空里,易烊千玺含了一汪浅淡又温柔的笑,狭长眼尾弯出一弧叫人心动的月。



“怎么跑上来了,衣服也不穿多些。”
“......”



王俊凯咧了咧嘴角,沉默得诡异。
总不好说,我吃醋了,一个人上天台吹风吧?
那是小姑娘干的事儿,我这要当海贼王的男人才不屑做。



王俊凯抬手摸了摸鼻尖,眼神不知道该往哪儿瞟,左看看右瞄瞄,视线一不留神摩挲过少年被香槟亲吻至艳红的唇瓣,眉梢一挑。或许是后劲上头,王俊凯还不及有所动作,恍惚间就看到易烊千玺微微低了头,送来一个浅尝辄止的吻。



绯红连绵,烧灼颈侧,他看见易烊千玺线条流畅的唇弓在月下呈现水光盈盈,是彼此曾耳鬓厮磨的痕迹。薄荷的香气熏得理智的弦都绷断,王俊凯脑袋一热,指尖扣上人后颈,送上回礼。



夏日的末班车里,他们以吻鉴情。



易烊千玺的情意就像最锋利的刃,一下一下瓦解王俊凯防御的壁垒,以最强硬的姿态占据心房一隅。他辛苦藏好的狼狈不堪都被易烊千玺生硬却温柔的怀抱接纳,所以,在夏天的尾声里,他爱上了那个薄荷味的吻。




三。



尘埃落定后的日子犹如蜜里调油,更别提老幺是个充斥着罗曼蒂克的文科生。某日,在易烊千玺的强制要求下,王俊凯缴纳了一封写给日后自己的一封信,他看着易烊千玺心满意足地将信埋下,无语凝噎片刻,对于“以后分开再取出来看”这一言论很是不屑一顾,拉着他又讨了一个缠绵的吻。



他们怎么可能分开呢。
怎么可能。



但实际上,组合、个人行程的忙碌,异地恋的聚少离多,让这段恋情也并非一帆风顺,自我安慰与蒙蔽并不能将问题掩盖,大大小小的争吵足以让人身心俱疲。王俊凯想起他们最后一次争吵的时候还下着小雨,不算是个分别的好天气。



吵架的缘由他已经记不清,他们只是在黑暗的沉默里对峙,却不再多做解释。易烊千玺点燃许久未抽的烟,王俊凯站在玄关处,看着缭绕升腾的烟雾一点一点将他的面容隔绝,突然的有些难过。他没法从他的表情里猜测是心疼还是麻木,唯一看清的,是被明灭的火光映亮幽深的疲惫。



那就这样吧,王俊凯想着,揉了揉额角。
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抱着箱子,动了动嘴唇,最终还是哑声,没能给这结局最完美的告别。
他连一句再见都说不出来。



或许是他们缘尽于此吧,他那时候这么想着。






四。



王俊凯醒来的时候,还是凌晨。放肆欢爱的结果是浑身酸痛,他看着一旁睡得安稳的易烊千玺,一时无言。



老情人重逢换一个旧情复燃,到底值不值得?
王俊凯相信这个问题在知乎上一定是热门。



他拧开床头柔和的小灯,俯身观察缩在被子里的一团,三十好几的男人偏生还同十七八岁的少年,眉眼与之前相去无几,只是眉宇间的风度经历了岁月的沉淀,温柔的凌厉。
真好啊,岁月总是偏爱易烊千玺的。



王俊凯感叹一声,换来枕边人一个翻身,惊得他抿了抿唇,没再敢出声。他看向窗外,混沌的漆黑容纳失眠人的辗转反侧,有星星调皮得眨了眨眼,怪异的安慰。王俊凯没了睡意,突地想起梦里那封泥土下的信,索性换上衣服,出了门。



走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安稳睡着的人,有些自嘲的扯了扯嘴角。



怎么觉着,跟落荒而逃也没甚区别。



埋信的年代有些久远,凭着记忆却也能摸索到地方。站在树下时,王俊凯为自己的记忆力点了个赞,多少还有些沾沾自喜,十足的孩子气。摸黑挖土不算是个好活儿,几番摸到硬石头都让王俊凯生无可恋,险些要放弃。好在,在最后一刻,指尖清楚触及木质小盒,费了一番劲儿将其抱出,怀揣着莫名期待,小心翼翼地打开。



火红色的信封张扬,如同他敛不去的锋芒。胶水早已失去效力,细致拆封,指尖捻着泛黄的信纸展开,借着手机一点微弱的光,捕捉遒劲字迹。



——王俊凯,要是以后分开了,我只等你到三十五岁,过了三十五岁再不来,我可要跟别人跑了。



王俊凯恍恍惚惚想起,昨天不仅是他订婚的日子,更是他三十五岁的生日。
所以你看,你也没能等我到三十五岁。
他想着,有点想笑,眼眶却没由来的红了。



你我向来缘浅,何必再以情深徒增烦恼。



“坐在地上干什么,凉。”



身后人声突起,王俊凯慌忙抹了把眼泪,把单薄的脊背留给来人。易烊千玺无奈的蹲下身,瞥一眼地上污泞的信纸暗暗叹了口气。他伸出手,把王俊凯搂进怀里,十指悄悄下探扣紧人掌心,急促的呼吸与意想不到的话语一并闯入心底,将欢喜都炸成一片绚烂的烟花。




“订婚是为了引你出来,这么些年,躲猫猫玩够了吧?”
“如果你现在不想我,以后一定会想我。”
“就算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,我会保证,你以后一定会喜欢我。”

“小笨蛋,易烊千玺不止等你到三十五岁,还等你一辈子。”